热门搜索: 散文 诗歌 日记

爱情将在劫难逃

发布时间:2019-11-11   来源:爱情散文    点击:   
字号:

【www.m-zhi.com--爱情散文】

此时此刻,新浪微博热搜榜第一就是佟丽娅和陈思诚的离婚新闻。

 
想必大家都被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陈思诚出轨事件搞得心神不宁,回忆当初,所有人都在骂陈思诚是渣男,这下盛传他们离婚了,所有人都在拍手叫好。
 
微博上大多数人都表示支持佟丽娅离婚,在听说双方正在商讨财产分割时又都呼喊着让陈思诚净身出户。也有些人调侃陈思诚:家里有保时捷不坐,非得坐公交。
 
当初他们举办盛大婚礼的时候,陈思诚说会爱丫丫一辈子,这话在当时看来想必是让人深信不疑的,我也相信他说的是真心话。那到底是因为什么缘故,他们的爱情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呢?想必大多数人的回答是陈思诚出轨了,背叛了他们之间的爱情。而爱情破碎的原因,归根结底便是不爱了。
 
普天之下的爱情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两个人总是在甜蜜之初互述衷肠,情投意合,许下山盟海誓,让甜言蜜语久久萦绕在彼此心间。然而,等真到到了不爱的时候,就算当时爱得多么轰轰烈烈,最后还是以一片灰白收场。
 
因为光阴是洪水猛兽,不坚固的爱情倘若遇上了它,必将在劫难逃。
 
好男人曾小贤的扮演者陈赫曾说:“好男人就是我,我叫陈赫。”结果,“好男人”的爱情还是随着与许婧的离婚而败给了光阴。
 
大家都知道,谢娜的前男友是刘烨,当初刘烨信誓旦旦地说:“我非谢娜不娶。”结果,两人还是分道扬镳,各自组建了自己的家庭。
 
姚晨曾说:“最适合我的人是凌潇肃。”结果她嫁给了曹郁。
 
文章也曾说:“我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就是我的女人叫马伊俐。”结果,他也还是出轨了,因此和马伊俐的爱情也被光阴的洪水冲得破碎。
 
当初信誓旦旦无比真诚的话,肯定不是谎言,只不过真正的爱也就留在了当时,光阴是洪水猛兽,他们的爱情也难以免遭祸害。
 
分割线
 
我在上初中的时候,曾经很喜欢很喜欢一个女生。你若问我那是什么样的感觉,我只能回答那是初恋的感觉。虽然当时我俩没有恋起来,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对她的那份喜欢之情亦早已随着长江之水滚滚而逝。
 
光阴如白驹过隙,我在读高一的时候,曾经在QQ上与一个女生聊得异常火热。但是,那也只是我自认为很火热罢了,在她眼中,我只不过是她在无聊时光里打发光阴的聊友罢了。我当时连她的面都没见过,只看过一张照片,却天真幼稚地想要与她组建家庭,生儿育女。那现在呢,我们失去了彼此任何的联系方式,我们在彼此的生命长河里彻底蒸发了,我能记得的,只是她的名字而已。
 
谁年轻的时候没爱上过心仪许久的异性呢?谁年轻时没痴痴幻想过呢?谁年轻时没许下过那么气壮山河的诺言呢?但是,等到我们长大成熟之后,我们会发现当时的爱情在光阴面前显得多么渺小,多么脆弱,只恨当时太年轻啊!
 
在陈思诚出轨后,无数网友表示:如果黄磊出轨,我就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因为众所周知,黄磊与孙莉的爱情在光阴的历练下愈加坚若磐石,我认为这是黄磊作为一个男人最成功的地方。
 
我们虽然做不到一生只爱一个人,我们也无法得知ta会不会就是盘踞在你心底的那个人,那么,就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吧。
 
光阴是洪水猛兽,我们之间的爱情倘若不坚定,那就任凭它变得支离破碎吧。

本文来源:http://www.m-zhi.com/sw/109163.html

推荐阅读

【炊烟是乡村的水墨画】乡村炊烟,让人魂牵梦萦

【炊烟是乡村的水墨画】乡村炊烟,让人魂牵梦萦

乡村房上的烟,从瓦上冒出来,热腾腾地,告诉别人,家中有人。日子久了,烟把瓦也熏黑了,没当初上房时蓝。做饭烧水烤火熏肉,屋里都得生火。有火就有烟从瓦缝冒出,遇风飘摆不停,像在给回家的人打招呼。 乡村的瓦
2019-08-26
一碗清汤的荞麦面_给母亲做一碗清汤面

一碗清汤的荞麦面_给母亲做一碗清汤面

“你妈讲课时突然晕倒了,现在还在县医院病床上躺着,昏迷不醒!”电话另一段传来父亲焦急惶恐的声音,我闻讯顾不得身边的工作便冲县医院的方向奔去。 母亲自幼生活在经济落后的偏远乡村,
2019-08-21
一路走来的经典句子_一路走来,兄弟情深

一路走来的经典句子_一路走来,兄弟情深

二十六年前,我从师范院校毕业,意气风发的来到家乡教书育人。1992年,学校刚刚从偏僻乡村搬至镇上西街,条件极其简陋。当时校园仅有一栋教学楼,教师的住宿就在一楼左右两个大教室。当我将自己的被褥放在空空荡
2019-08-21
收获的季节|又是收获到来时

收获的季节|又是收获到来时

几日前,我回了趟老家,行走在乡村小路,两边的麦子已有没膝高了。坚挺的麦穗,翠绿的麦叶,风一吹,唰唰作响。放眼望去,犹如整齐划一的方队,抬头挺胸,做着号令下的统一动作。 今年的时节虽来的有点晚,可也风调
2019-08-20
[若爱不曾远去]远去的铁道兵

[若爱不曾远去]远去的铁道兵

几天前,我对朋友说,我要写篇铁道兵的稿子。朋友纳闷:“你又不是铁道兵出身,咋想起写铁道兵了?”我说:“虽然我不是铁道兵出身,但在新疆始终有铁道兵的影子。尤其修建南疆
2019-08-19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神马散文网 京ICP备16405803号